十日谈

巴山夜雨涨秋池

你没有共我踏过万里不够剧情延续故事



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不配有憾事,

你没有共我踏过万里不够剧情延续故事




上一篇小赵视角的扩写,写一个rps都要经历的故事。

演员真人,私设如山。





赵家正移民美国的时候刚满八岁,是个中国话没怎么说利索,美国话更是啥都不会的年纪。

不会语言,让小赵在这个国家基本就是个两眼一抹黑的半傻子,每天去学校听下一天来,就觉得满脑门都是飞来飞去的小鸟,整天绕着他唱歌。

它们唱:一条大河波浪宽——

小赵想拍飞它们,想了一会,舍不得,委屈巴巴地把这群毛绒绒的小家伙儿护在怀里,跟着唱了下去:风吹稻花香两岸——

赵爸爸眼睁睁地看着自个儿原来生龙活虎的儿子一天天蔫下去,跟缺了水的豆芽菜一样,整天耷拉着一张小脸儿,要乐不乐要哭不哭的,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不能这样下去。赵爸爸暗自扼腕,最后想了一个法子,每到周末就拉着小赵出门遛弯,见着人就把小赵怼人家跟前儿,从天气唠到物价,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

有心善的,当然也有转身就走的。你要是恰好在那段时间的某一个午后路过那个街头,你可能会看一个仰着小脸,局促地笑着说午安的孩子。

他只那样看着你,晶亮的黑眸闪着少年人特有的羞怯与雀跃,午后的日光轻柔的亲吻着他小巧的鼻尖儿,那白净的小脸儿上覆着的细小的绒毛在日光的笼罩下晕出一片淡淡的金色,而后一阵微风袭来,他微微地眯起了眼,像是一块行将融化的棉花糖。

小赵明白赵爸爸的苦心,语言这关要是过不去小赵就算是废了。所以他把那些叽叽喳喳的小鸟儿小心翼翼地藏在心底,擦掉了委屈的泪水,第一次主动走向班级里其他的孩子:“嘿,你们在干什么呢?我可以加入吗?”

后来小赵成名后,参加访谈节目曾经说起过这一段日子。他用近乎调侃地语气绘声绘色地描述着当初自己那个愚蠢的小样子,然后在山呼海啸般扑面压过来的笑声中突然哑然。

他回想起多年前的一个夏天,他也是这样向一个青年讲述了自己的经历,而那个青年没有说话,只是把自己温暖的手掌轻柔地覆在自己的双眼上。

于是小赵顺势把自己的脸埋入他的掌心,他用自己瘦小的手又覆上青年的手,一片冰凉的潮湿蔓延开来,缓慢又沉重。

小赵记得那天的月亮一直锁在海藻般的乌云中,窗外虫声一片,夏日里黏腻的风从窗缝里漏进来,搅动了一室的沉闷。

他不知道是哭了多久,等到他再比抬起头来,月亮刚好划破了朦胧昏黑的天空,近乎挣扎地,透出澄澈的光来。

而青年用温润的双眼温柔地看着他,眼中细碎的星光在小赵的眼前撕出一条灿烂的银河,他说,一切都过去了。

小赵抬头看向黑压压的观众席,观众席中不时亮起的点点手机的亮光像极了天空中的星辰,只是小赵好久没有见过银河,也好久没能再寻得那样漂亮的月亮。

后来人们总说头号玩家是小赵人生的转折点,要是没有这部电影,小赵就不会涉足演艺圈,而美国也会缺少这么一个为舞台而生的演员。

对此评价小赵不置可否,先不提他是否是为舞台而生的这一点,就算只是提头号玩家带给他的一切,他就忍不住去亲吻那个沉迷微信无法自拔的老爸。

拍头号玩家的时候是个夏天。

那年夏天出奇的热,热得小赵甚至试图用舌头散热,他蹲在片场外边的凳子上,学着他家leo吐出粉嫩的小舌头,富有节奏地哈着气。

正赶上森崎温第一次来片场,经纪人去停车,放他一个人先过来,他跟无头苍蝇一样在里面乱撞了半天,都没找着地方儿,正急得不行的时候,他一回头就瞧见正喘气儿喘得欢实的小赵。

森崎温惊了一下,进行了半天的心理建设,小心翼翼地上前,挥了挥手,“嗨,你知道头号玩家的场地在哪吗?”

小赵早先知道今天来一个亚籍演员,所以专门出来等着,想看看这个跟自己对手戏最多的人长什么样。

小赵仰着小脸,舌头也忘记伸回去,小眼睛亮晶晶地盯着森崎温看。他挺满意森崎温的,眉眼温和面部线条细腻,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吃足了日光,身上还有一股子好闻的香味儿。

森崎温被他这狗狗眼看得心底直发颤,一个没控制住,就上手了。

他的指尖穿过小孩子细软的发丝,顺着毛理顺着小孩子的头发,而后恶作剧一般的,用指腹抓了抓他的头皮。

小赵只觉头顶传来一阵酥麻,他如浑身过电一般挺直了自己单薄的脊背,吓得舌头也乖乖地伸回了嘴里。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后来两个人熟起来了,森崎温总爱摸小赵的头。小孩子的头发又细又软,还夹带着牛奶的清香,像海藻一样缠绕在他的指尖。小赵也乐得让森崎摸,青年人圆润又温暖的指腹划过他头皮时他总会感到一阵莫名的酥麻,以前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后来,后来他就知道了。

刚来片场的森崎还不是很放的开,看向人的小眼神儿带着点怯怯的意思,再加上他的英语不是特别顺溜,可怜巴巴的挺让人心疼的。

许是年幼时期对语言不通这事有过深刻的理解,小赵当时看见一脸茫然的森崎温的瞬间,觉得自个儿浑身上下都充满着正义的力量,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要救自己的亚裔小伙伴于水火之中。

然后小赵去哪都爱带着森崎温,像是只护崽儿的母鸡,把难听明白的句子每一句都掰开了揉碎了讲给森崎温听,他那白净的面颊上,轻轻地飘忽着鬓边儿的发丝,明亮的黑眸在细长的眼梢边上闪烁,像点燃起了一簇火焰。

森崎温眯起眼睛——日光洒落在他刚剪短了头发的细嫩的脖颈上,像是透过了水晶的断面,飞起了一道彩虹。

“你看我干嘛,你听明白了吗?”小孩子气急败坏地吹了吹额前细碎的头发,森崎温嘻嘻哈哈地给他道歉,咧开嘴露出了两颗小兔子牙,“老师你不要生气呀!”

小赵伸手就弹他的脑门儿,不带眨眼不带心疼的。他不知道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责任感从哪里来,他可能就是不忍心有些事发生在眼前这个青年的身上,他看着眼前这个捂着脑门儿嗷嗷叫的二十多岁的人,微不可察地弯了弯嘴角。

头号玩家后来总被提起,作为那个时代cg的巅峰之作。cg这种东西,对技术要求高还费钱,更是苦了演员们穿着热到炸裂的动作捕捉服在片场上蹿下跳无实物表演。

所以其实讲起来头号玩家拍摄的过程,小赵没什么好印象,那个夏天充斥着各种机器运行的噪音和来自每个人的汗味儿。

动作捕捉服设计的刁钻,荧光紧身绿,里面还塞满了无数小球,躺着坐着无异于上刑。

五个演员休息的时候就没法休息,小赵听说森崎会唱歌,就领着剩下的三个人起哄,非让他给大家高歌一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累的也不是自己。

森崎在大家的欢呼声中站到众人的前方。小赵傻乎乎地举着手鼓掌,他心底暗自感慨森崎的身材比例真是好看,穿得跟路障一样都能显出他的细腰跟长腿。

青年人微微红了脸,羞怯地点头跟大家示意,可是眼中却放射出异常明亮的光芒。


君以外何も見えなくて,
優しさで溢れるその心,
いつまでも僕が守りぬくよ,
Baby I love you,
I'll never let you go.


森崎的嗓子柔,演绎出来的歌曲自己带了深情buff,一串轻快温柔的音符从他的嘴里淌出来,一下一下地敲击着小赵的心底。

周围的人开始欢呼,导演和工作人员也围过来听,现场越来越乱,小赵却在一片嘈杂中感到无比的平静,他望向人群中央的那个人。

他穿着蠢到爆的衣服,脸上点满了滑稽的黑点儿,可这一切并不妨碍任何。

他只站在那里,背对着大好的天光,眼角眉梢都闪着耀眼的光,温润的歌声如深夜的海水席卷过来,小赵猝不及防就溺进了这一片深不见底的海里。

小孩子仰着脸,满目深情不自知,可惜森崎没有看向他。

两个人的戏份比起另外几个主演来说还是少了一些,闲暇时间森崎温就爱窝在宾馆里,小赵可不乐意,三天两头地过去敲门,“温!温!我们出去玩吧!”

赵爸爸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早点学学带孩子也是个好事儿。”

小赵对此嗤之以鼻,他表示自己这是带着森崎出去晒晒太阳,整天窝在宾馆里岂不是要霉掉?

小孩子还是小孩子,疯玩一天,还没等回来就困得睁不开眼了。森崎温拿他没办法,只能背着他往回走。

小孩子均匀的呼吸从他的耳侧传来,像是小爪子一样抓地他耳朵痒痒的,他轻声地笑了笑,背上的人却突然开了口,“给我唱首歌吧,温。”

“你想听什么歌?”

“我想听你的歌。”


Oh , l love you .
You know that is true.
You make it hard for me to hate you .
Oh, I love you .
I promise you baby.
I’ll make you love yourself more than I do.


青年人的声音柔和舒缓,像是深夜的大海,裹挟着白日里的日光席卷而来,温柔又缱绻。

小赵看着两个人被夕阳拉得长长的影子,抱紧森崎温的脖子。

他突然间相信了情深似海,又或者,他愿意相信他的情深似海。

回了宾馆的小赵来了精神,他跳上床可劲儿地跟他爸闹,说什么都要去隔壁找森崎温玩,赵爸爸苦口婆心地劝:“祖宗咱能不能消停一会,你这本来就麻烦了人家一路,你怎么还有脸去给人添堵?”

小赵顶着枕头,小脸一仰理直气壮地说,“那我不管,我想找他玩。”

最后赵爸爸还是败下阵来,放这个混世魔王去找森崎温了。

森崎温这边刚洗完澡,穿着浴衣站在浴室边擦头呢,就听见门外传来敲门声。

一下,两下,三下。

森崎温过去开门,一开门就看见小孩子穿着睡衣,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温,我来找你玩啦!”

他说完了就一头扎进森崎温的怀里,撞得森崎温一个趔趄,赶紧伸手护住了他,轻声细语地,“你当心别摔着。”

森崎温先把小孩子安置在床上,自己忙不迭地吹干了头发,换上了睡衣。

等森崎温一切都收拾妥当了,赵家正就迫不及待地关了灯,悉悉索索地爬到森崎温的被子里,“来我们来夜聊!”

森崎温揽着小孩子的腰往怀里带了带,又仔仔细细地把被子的边儿掖好,才放心地看向小孩子,“你怎么这么皮。”

小孩子把身子整个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个圆溜溜的脑袋。昏暗中,他的双唇透着丹红,从嘴里吐出来的细碎的吐息像是一支破碎的歌。

“我哪里皮了?”小孩子咬字咬得百转千回,一把脆生生的嗓子真情实意地演绎着委屈。

“哪里不皮。你以前也是这么皮的吗?”

小孩子突然喉头一梗。他用目光描绘着森崎温的眉眼,鼻梁,最后停顿在他两片薄唇上,“温,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他的睫毛微微颤抖着,而后他合上了自己单薄的如同水栖动物般娇弱的眼睑,再度睁开时,他用湿润的眼睛看着森崎温。

他就是笑话的主角。

他讲他以前是个小傻子,刚到美国什么都听不明白,上学找不到教室,在教学楼里乱撞,还撞进了女厕所。

他讲课上和同学们小组活动,他什么都不会,处处添乱,气得别人骂他,可是他连这个都听不明白。

他讲为了练语言,他硬着头皮跟别人交流,那人边大笑着说着什么离开。后来他知道那个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他情愿不知道。

他讲他被高年级的孩子锁在厕所里,天黑了特别害怕,一个人唱了一晚上的歌,等第二天早晨才被校工救出来。

他故作轻松地举起两条光滑微红赤裸的胳膊,交抱着枕在后脑勺,他说:“我以后想到脱口秀主持人,说脱口秀就要调侃自己的生活,你看我功力怎么样?”

森崎温用温润的双眼凝视着他,而后用手掌覆上赵家正的双眼。

“都过去了。”

后来赵家正常想起那个夜晚。他记得自己囿于胸口的那口浊气似乎终于是吐了出来,戒断反应太大让他泪眼模糊,而他也讨得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可是。可是。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两个人因为一个电影相识,但也只能缘尽于此。现实生活中终究不是绿洲,上演不了电影里的片段。

见不到就是见不到,社交网络上冷冰冰的问候不过是指尖的一次颤动,颤完了就什么都不剩了。

可是日子总是要继续的。

小赵借着头号玩家的热度,签约了一家公司,陆陆续续也演过一些角色,虽说起点高,可是亚裔演员该吃过的苦,他一样都没落。

有些事小赵不愿意提起,那个崇尚自由的国度并不缺脏事儿,某些近乎畸形的社会观念像是永远不会散去的乌云永远笼罩在美利坚的天空。

小赵身处其中,也深受其害,深恶痛绝,也身不由己。

他知道社会很难被改变,一个国家的沉珂可不是他一个赵家正能撼动得了的。所以,改变不了就适应,一直就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后来他就变得讨人喜欢。

畸形的社会让他过于早慧,他看似开朗活泼,但骨子里却是个坚定的悲观主义者。他把冷眼看待演绎成天真烂漫,周围的人看不破,他就也不说清楚,嘻嘻哈哈地过日子,直到他遇见了森崎温。

他曾经想了很久都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喜欢他。他的意思是,比他好看的人多了去了,笑起来比他可爱的人也不在少数,可是为什么偏偏是他。

后来,他在某一个午后终于想明白了。

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小赵只能通过油管上各类综艺看见他,试图从这二十分钟的嬉笑怒骂里窥见他全部的生命。

那个午后也是如此,他抱着电脑坐在沙发上,一阵阵的暖风从窗子缝里漏进来,搅动了一室的沉闷,也撩拨得小赵昏昏欲睡。他强打着精神看着一个日本国民类综艺节目,心说坚持一会,马上就结束了。

到了尾声,mc做了最后的收尾,摄像机往上拉,赞助商大大的标识贴在了整个屏幕上,小赵抓住这一会儿的空档,双手撑住膝盖,拱起单薄的脊背,收紧腰腹,伸了个绵长的懒腰。

‪一时‬间,生理性的眼泪充满了双眼,又飞快地落了下来,小赵眼前的世界一下子变得澄澈无比,他低头一瞥,就看见了躲在赞助商标识后面的森崎温。

青年小心翼翼地走到同节目一个三岁小姑娘的旁边,用双手盖住脸,而后忽的打开,做了一个蹩脚的鬼脸。

有一股酥麻的感觉慢慢地从赵家正的心底里蔓延开来,来势汹汹却又小心翼翼地随着心脏一次又一次的跳动漫到了四肢百骸,他缓慢地呼出一口气,只觉得周身都笼着一股子甜味儿。

就在那个时候,赵家正突然明白了。

森崎温曾经在节目里讲过自己刚到日本来受过校园暴力,他经历过的比起小赵只多不少,可是你看这个人,从来没有扔掉过自己的温柔,从来没有丢弃过自己的善意。

他总是给予世界最大的善意,即便这世界并没有回报给他太多好的东西,可他从不介意。

他就是一个像是一个太阳,永远明亮,永远火热。


谁会不喜欢这样的人呢。

没有人。

然后是,很久以后了吧,森崎温的组合来夏威夷开演唱会,小赵使尽浑身解数,才拿到了一张票。

粉丝们的欢呼声山呼海啸般又四方聚集而来,又四散开去。

时隔多年,他再次邂逅了他眼中穿越了几万光年的星光,只不过当年澄澈的月光变成了荧幕,他坐在观众席,屏幕上刺出的光束在他眼前撕出一条繁星荡漾的银河。

赵家正死命地按压住自己的胸口,头也不回地跑出体育馆。

那天夜里,他喝了很多酒。半梦半醒间森崎温第一次造访他的梦境。

梦中的森崎温站在高台上,唱着多少年前他曾经唱给赵家正的歌。

Oh , l love you .
You know that is true.
You make it hard for me to hate you .
Oh, I love you .
I promise you baby.
I’ll make you love yourself more than I do.

在那个真实得近乎虚假的梦境里,赵家正像一只扑火的飞蛾一样奋不顾身地冲上去,把森崎温狠狠地勒紧自己的怀里。

怀中人有些消瘦的肩膀硌得他胸腔一阵又一阵刺痛,他一下又一下抚摸着那人的脊背。

他似乎是瘦了,又似乎是没有,赵家正抚摸到那根笔直分明的脊骨时,他才恍惚想起自己以前从来没有拥抱过这个人。

似乎一直是这样。在梦境里,很多不悲伤的事情变得悲伤,不好笑的事情变得好笑。

赵家正把鼻子埋进那人的发里,沉闷的笑声从他的胸腔扩散。

那个叫做森崎温的人过早的挤满了赵家正过于单薄的生命,可是两个人生活的轨迹不再重合,故事也就没有了后续。

你没有共我踏过万里不够剧情延续故事。

从来没有什么情深似海。

赵家正从梦中醒来。


——fin——

配合食用的bgm是春秋。

Win唱的歌,第一首是never,第二首是truth。我没有找到truth的歌词,所以是自己听的,不一定对,错了就,比较尴尬,希望有知道的大佬能告诉我一下我改一改。

上一篇【幸福并非是繁星点缀的黑夜和闪烁耀眼的清晨
】小赵视角的扩写,只不过结局从he改成了be,又不少地方直接从上一篇拿过来了。

这两个人的互动咋说呢,天天小赵追着给win点赞,剪视频也不忘把win剪进去,可是win那边基本就没有回应啊。

小孩子颠颠地追着自己的哥哥,可是自己的哥哥却不回头哪怕看他一眼。

万箭穿心。


评论(13)

热度(27)

  1. 狗福啥时候娶花花十日谈 转载了此文字
    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