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巴山夜雨涨秋池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森崎温收到赵家正的信息的时候,他刚结束一天的拍摄。

时隔多年,他难得又接到了一个好莱坞的片约,虽说还是演一个配角,但好在这个角色戏份不算少,人物丰满,内容详实。经纪人接到这个角色后,眉开眼笑地拍着森崎温的后背,“我觉得这就是你向好莱坞进军的开头啊!”

森崎温讪讪地笑着,心说你轻点拍,我要呕血了都。

赞助商给的资金不算特别可观,所以片子前期的宣传做的不算多,森崎温仔仔细细地看过,前期宣传根本没提自己一个字儿,自己事务所官方也只是说自己外出拍戏,根本没提是来美国。所以他盯着手机上赵家正的信息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小赵是怎么知道自己在美国拍戏的。

【win,如果你明天没有拍摄任务的话,来我家玩吧。】

正经地算,这两个人已经是有六年没有联系过了。打从头号玩家宣传结束开始算起,森崎温安安生生地回日本做他的偶像,赵家正接着求学,偶尔出来在某个电视剧里客串一下,保证曝光率,不温不火。

森崎挠头。其实他明天刚好空闲,想着闲着也是闲着,就买了点礼品去了赵家正的家。

开门的是赵爸爸,年近不惑的赵爸爸还跟以前一样,看见森崎温直接把两只小眼睛乐成了一条缝儿,笑哈哈地上去给年轻人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一边抱一边嘀咕,“我可是好久没见这个儿子了!”

森崎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忙不迭地去迎抱过来的赵爸爸,许是屋子里暖和和的空气冲昏了他的头,森崎在赵爸爸的怀里突然间没了力气,他蹭了蹭赵爸爸的肩头,小心翼翼地说:“爸爸,我好想你呀。”

“爸,你轻点,别把人给勒死了。”

还没等森崎温反应过来,一只温暖的手就牵过他的手,把他从赵爸爸的熊抱里拉出来,“快去帮妈妈准备年夜饭啊!你不是说今年你做鱼的吗?不许食言啊?”

赵爸爸一溜小跑去了厨房,赵家正转头抱歉地冲森崎温笑了笑,“弄疼你了没?”

森崎仰着头看着他。

赵家正已经十八岁了。他像是一支抽了条竹子,笔直修长,眉眼也已经舒展开来,脸上也褪去了婴儿肥,唯一不变的就是那几颗调皮的小痣依然乖乖地待在原地。

男孩子看森崎不说话,有点窘迫地揉了揉小巧的鼻头,“怎么了?”

“天哪你什么时候长这么大了!你好高啊你!哇Philip长大了!”

青年上前踮着脚笑嘻嘻地搜乱了男孩子柔软的发,趁着男孩子气急败坏地晃头的时候又一把把他拉进怀里,“我好想你啊。”

怀里的男孩子停下了挣扎,微不可闻地说了一句,“我也是。”

进了门森崎温才知道今天是传统的中国年,赵爸爸赵妈妈张罗了一桌子好菜,门外同是来自中国的邻居点燃了烟花,空气中弥漫着一派祥和热闹的氛围。

吃过了饭,小赵跟赵爸爸开始下象棋,森崎坐在旁边观战。

爷俩下了没两盘就开始吵,吵着吵着就又英文无缝衔接到了中文,森崎在旁边什么都听不明白,索性赵妈妈看出了他的窘迫,把年轻人拯救到自己身边。

“win,来看照片吧。”

赵妈妈翻开相册。

随着赵妈妈指尖缓动,赵家正的人生就这样在森崎温的眼前铺陈开来。

一岁的赵家正闭着眼睛在襁褓里酣睡,两岁的赵家正睁着一双小豆子一样的眼睛虎视眈眈地盯着大快朵颐的姐姐,三岁的赵家正只穿着小裤衩光着脚丫站在地板上傻乐,四岁的赵家正拿蜡笔画一个戴着眼镜蠢兮兮的赵爸爸。

五岁的赵家正穿着大灰狼的戏服在舞台上大笑,六岁的赵家正换了自己的第一颗牙。七岁的赵家正抱着leo过了一个开心的生日,八岁的赵家正搓着小脸儿愁眉苦脸地对着一张数学卷子发脾气,九岁的赵家正背着书包站在公车站。

赵妈妈一张一张照片翻着,她口音绵软,她给森崎温讲每一张照片的故事的时候像是在唱一首舒缓悠长的歌谣。

森崎温眯起眼睛,沉浸在这有点泛黄的记忆里。然后他就看到了十二岁的赵家正,仰着一张小脸,笑得一派天真,霓虹在他小巧的鼻头上跳了一下,然后洒落在他的肩头,一双又黑又亮的眼里全是笑意。他穿着赵爸爸的外套,从长长的袖子里怯怯地伸出两个指头,比了个傻乎乎的二,而森崎温站在他的身边紧紧地搂着小孩子细软的腰肢,比了另一个傻乎乎的二。

对了,这是十二岁的赵家正,这是那个会无赖地爬上他的后背的赵家正,这是喜欢拉着自己玩游戏的赵家正,这是,这是他的赵家正。

赵妈妈没有停下翻照片的动作,他看到了打游戏被妈妈抓包,气呼呼地歪到在沙发上的赵家正,他看到了坐在一堆玩偶里噘着嘴坏笑的赵家正,他看到了在赛场挥洒汗水的赵家正。

小孩子在妈妈指尖的跳跃间飞速成长着,他慢慢地褪去了稚气,长成了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

森崎温突然发现,自己不过是抓住了赵家正十二岁的尾巴,可是那个奶呼呼的小孩子早就跑远了。

赵妈妈还在翻着,十七岁的赵家正长成了每个女孩子心中初恋的样子,他站在斑驳的树影里,眼角眉梢沾染着夏天的味道,嘴角微微上扬,他穿着最简单的白衬衫,夏日里如火的日光笼罩着他,他像一块行将融化的棉花糖。

而十八岁的赵家正轻轻地从背后拥住森崎温,声音轻柔又舒缓,从他嘴里呼出的热气像是小爪子一样挠着森崎温的耳际,“你们在看什么呢?”

“在看以前的老照片。”

“这有什么好看的?”

“好看啊。”森崎开口,“特别好看。”

再然后,赵爸爸打发两个人去散步,一本正经地跟森崎科普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的玄学,森崎乖乖地穿好外套,跟赵家正一块走出了家门。

两个人在一片昏黄中慢悠悠地走着,冬夜的风不算刺骨但也着实寒冷,森崎缩了缩脖子,搓了搓冰凉的手。

赵家正不动声色地捉住他的手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热气立马裹住了森崎的手,森崎失笑,“时间过得真快啊。”

“什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已经长大到可以欠着我的手的年纪了。”

赵家正想起多久以前的一个夜晚,那个十二岁的自己不甘地仰着头,“我总有一天可以牵着你的手的!”

“你还记着?”

“我可不敢忘了,这一天来得真快啊,看着你以前的照片,我才意识到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了,而我把错过了以前的你。”

“如果你愿意,”少年眯起眼睛,小心翼翼地用小指勾住森崎温的,“我的十八岁,十九岁,以后所有的年岁,都可以,有你的参与。”

少年人满目的深情不自知,漂亮得像是天上的星星。

青年人则反握住他的手,“我猜,你一定会有这世界上最好的十八岁。”



——fin——

前言不搭后语,逻辑混乱,任务对话生硬,没有情节。我真不会写了,但是我小赵不足,相当不足。

我居然还没爬墙真是奇迹。

但估计是快了。

评论(1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