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巴山夜雨涨秋池

不法之徒

吉本荒野×成濑领

摸完鱼我就去刷题!立字为证(待会我就悄悄删掉

不法之徒

成濑领第一次见到吉本荒野的时候,是个阳光不怎么晴好的下午。

他在检查好一切资料之后,像以前每一次探视当事人一样,推开了接见室的门。

吉本荒野好整以暇地端坐在接见室唯一的凳子上,挺直了自己的脊背,脑袋却微微地垂着,微弱的阳光从那扇又高高的小窗子里漏了进来,轻柔地给他的头发镀上了一层好看的金色。

而吉本荒野在之前似乎是在发呆的。他近乎呆滞地转头看了看成濑领,眼睛里带着点新生儿般的青涩和好奇,然后他又转头看了看高墙外那片青空,似乎是在对焦,他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几十年的欢笑痛苦,生进死出就全部回到了他的眼睛中,深深的沉入他眼底那片深蓝的海。

“我是你的辩护律师。成濑领。”

“呼,现在社会福利这么好啦,司法援助都能请到天使律师辩护了。”吉本荒野把手臂搭载桌子上,低头玩着银色的手铐,微微抬眼看了看正襟危坐的成濑领,露出了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而成濑领也笑了,抬手松了松领带,随意地把资料放在桌子上。

“不是你指定我的吗。吉本荒野。”


三天前警方接到报案,报案人声称隔壁传出痛苦的嘶吼声。

等到警方赶到的时候,一个男子倒在血泊里,胸前有一处很深的刀伤,而吉本荒野拿着还在滴血的刀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饶有兴趣地看着电视里正在放送的动漫新番。

“这个案子很有意思啊。”山田看了会卷宗,冲着成濑领挥了挥,“森赛,你看,这个案子,死的人叫吉本荒野,杀人的人也叫吉本荒野。”

“你想活下去吗。”成濑领交换了一下交叠的双腿,玻璃那边的吉本荒野拿双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敛着眉眼笑容得体又带点玩味,“非常遗憾,不想。”

“你是我遇见的第一个这么急切不想活了的人。可惜,这一切由不得你。”

“是吗。还没有人能改变过我决定的呢。”

“因为,不是你干的吧。”

吉本荒野故作苦恼地摇了摇头,“当然是我。我为了杀这个人处心积虑地计划了好几年,甚至为了不让自己忘记他还改了名字,”他转了转手铐,“如今我也算是大仇得报,你呢,森赛?”

成濑领微微的蹙了蹙眉毛,低头翻起了材料,“你到底在袒护谁。”

“你为什么那么确定一定不是我呢。”吉本荒野被成濑领逗笑了,把脑袋支在桌面上,晃得开心。

“我见过无数杀人犯,你和他们不一样。”

第一次见面无疾而终。

成濑领嘱咐手下的小姑娘多跑一跑当时报案的邻居家,找找附近有没有什么目击者以类的,自己去找死者吉本荒野生前的资料。

“森赛对这个案子倒是很上心。”跑了一天的山田趴在桌子上生无可恋,成濑翻了翻手头的资料还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向后仰着身子伸了个绵长的懒腰,“法律这种东西,不就是制裁犯罪。这个人没罪,就不应该受到制裁。”

“可是,这个人真的没罪吗?”

“山田,你去查查吉本荒野,活着的这个,他以前改名前后在哪里任职,跟谁有交集。”

“好的。对了,今天去调查周边,听邻居说最近这几天才看见吉本荒野跟死者有来往的,案发当天看见两人有说有笑地去喝了酒,到很晚才回来的。”

“知道了。”

“你来了。”吉本荒野蹲坐在椅子上,双臂抱膝,“呐呐领桑,你能不能跟他们说一说撤掉这个手铐,带着怪难受的。”

“你现在是犯罪嫌疑人,哪有那么舒服。”

“啧。这里伙食也不好。”

成濑不打算再跟他扯皮,单刀直入:“你和死者什么关系。”

吉本耸了耸肩,“仇人。我说过。”

“因为什么而结仇?”

吉本眼睛往左边瞟了一下,“哦,夺妻之仇。”

成濑领用手指敲击着桌面,“你们两个都无配偶。”

吉本死皮赖脸地说:“夺女朋友不行吗。”

“我换个问题,你有什么非死不可的理由吗?”

吉本荒野忽的身体向前倾斜,靠近玻璃眼含笑意地盯着成濑领看,“那我也问个问题,你干嘛非要救我?”

“因为杀人的不是你。法律是制裁犯罪之人,而不是无罪之人的。”

“哦——”吉本荒野拖着长音,站起来踮着脚缓缓地往后退,“原来,你还是相信法律的啊。”

成濑领呼吸一窒,抬头看着站在墙边的吉本荒野。

他只是站在那里,眼睛里满是揶揄和嘲讽,窗外的照进来的日光给他镀上一层金色,那一瞬间成濑领觉得他意气风发,又孤立无援,他后颈有一块凸起的骨头,远看这一块小小的凸起倒像极了后背生出来的刺,张牙舞爪却也无力地保护着他。

“我是律师,我自然相信法律。”

“你说谎!”吉本荒野兴奋地又跑上前来,趴在玻璃上那指头点点成濑领眼睛的地方,“你往右上方看了一眼!我前些日子刚读了本关于微表情的书。”他有点得意地笑着,又坐回了位置,“你应该相信法律的,森赛。”

“那你信吗。”

“我不相信。”

“原本吉本荒野和死者是在同一学校任职的老师来着。”山田翻着笔记本,“有一年他们学校的一个学生自杀了,吉本荒野就从学校辞职了,还改了名字,后来那所学校也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

“那个自杀的学生,是这两个人教的吗?”

“是。”

成濑领喝了一口咖啡,“因为什么自杀的?”

“好像是因为欺凌。森赛你知道的,关于这种对学校声誉不好的消息,校方一般都会压下来。”

“人都死了还在乎声誉。”成濑想了想,“你去仔细地查查这个学生自杀的事件。”

“好的。”

“你这样两天来一次不烦吗?”吉本荒野换了一件白色的衣服,百无聊赖地蹲在接见室东边的角落里。

“你和死者在同一所学校任教过。”

吉本荒野点头如捣蒜,“对啊对啊,就是那个时候他抢了我女朋友,我就对他起了杀心。”

“你们教的一个学生自杀了。”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你没有在袒护谁,那个死去的吉本荒野根本就是自杀对不对?”

“就是吉本荒野杀死了吉本荒野啊。”

“吉本荒野。”这是成濑领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叫他的名字,让吉本荒野有点愣神,过了一会他反应过来,微微笑着答应,“怎么了?”

成濑的语气变得很悲伤,他望向吉本荒野的眼神带着点怜悯和无奈,“你要知道,死亡的代价不一定是死亡。”

吉本垂下眼帘,“你这不也明白这道理吗。成濑君。”

两个人隔着厚厚的玻璃望着对方,一时无言。

最后还是成濑先开了口,“你叫什么?”

“吉本荒野啊。”

门外狱警示意探视时间结束,吉本荒野转身往外走,“森赛,问别人名字之前不是要先自报家门的吗。”

吉本的案子三天后开庭。开庭当天早上成濑就接到了监狱的通知。

吉本荒野自杀了。

一直藏在袖口的刀片。割喉的手法生疏却也利落,颈动脉的血染脏了雪白色的墙面。

成濑正在翻着材料的手顿了顿,抬头对山田说,“给我倒杯咖啡吧。”

在咖啡升腾起的水汽中,成濑领恍惚间看见了吉本荒野,他还是坐在接见室里,穿着他那件白衣服,百无聊赖地玩着手腕上的手铐。

“我说过,我决定的,谁都改变不了。”

成濑领笑了,笑纹从心底荡到嘴角,“我知道,你连死,都死得让人回天乏术。”

吉本荒野也笑了,他灵活地打开手铐,双手穿过厚厚的玻璃,捏了捏成濑领的脸,“一直想这么干了,真的好软。”

“你是因为这个才一直盯着我的脸看啊。”

“要不你以为因为什么?”吉本荒野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伸手去整理成濑领的领带,“你知道的,死亡的代价从来都不是死亡。”

“我知道,可我早就停不下来了。”成濑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要给我系一个蝴蝶结吗?”

吉本荒野恶劣地笑出声,“被发现了。”

“我们是一样的人,也是不一样的人。我有的时候在想,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相遇,我们会不会成为朋友。”

说到这里吉本荒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可是没有如果不是吗。”

他的眼神里带点不安和期待,像是一个要去参加修学旅行的中学生一样,“那么,领桑,我出发了。”

说完他慢慢地向后退,退到了房间的角落,变成了一个看不清楚的黑点。

成濑领似乎是想伸出手,可是又把手放了回来。

他想说别走,别留我一个人,可是他开口只说了一句路上小心。

下一个人生,路上小心。

成濑领喝了一口已经有点凉的咖啡,翻看起明天的案子。

成濑突然想起,到最后,他也没告诉自己他的名字。

而自己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他们,两清了。

————fin————

脑洞来自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52515/

我的天这个太太剪得超级棒!而且是16分钟超长,剧情连贯流畅还有肉!还有肉啊!【敲黑板

而且太太最后结局是甜的呦!

嗯这个故事其实就想说两个人都在试图拯救对方,自己却还在以往反顾地走向深渊。

于是就都是既定的结局。

等等我是不是忘记让两个人谈恋爱了……算了就这样吧。

其实我基本把家族的游戏和魔王的剧情给忘光了……所以你们就当看了个架空好了……

以上。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