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巴山夜雨涨秋池

时空重叠


大野智缩在沙发角儿,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小口小口地嘬着,小眼睛却一直眨巴眨巴地盯着电视边上的钟表。

老式的钟表走字儿走得吃力又一丝不苟,“哒哒哒”的跟定时炸弹一样,等到时针终于指到了12,如同轰鸣般的,滞重的钟声响起了。

一下,两下。

大野智耐着性子数着,跟着钟声的节奏屈伸着自己的脚趾。

三下,四下。

今天会是怎么样子的人呢。大野智微微地缩了缩脖子,他会不会帮我修修厕所坏掉的灯泡啊。

五下,六下。

等等,万一是什么不良少年不就困扰了吗。打家
劫舍什么的。

七下。

不会的。他不会的。

八下。

大野智抬起头来,对面的长条沙发上慢慢地显出一个模糊的人影,又过了个十几秒钟,一个拿着赤贝便当的青年悠悠地出现。

他说。

“怎么今天的便当贵了80日元。”

他说完顿了顿,有些茫然地抬头望了望对面好整以暇的大野智,微微眯了眼,表情也柔和了些许。

“你好啊,我不认识的智君。”

“你好啊,我不认识的翔君。”大野智在胳膊上蹭了蹭额头,眼睛又亮又弯,“你能帮我修修厕所灯吗?”

“…在哪。”

“出了客厅右转第二间。”



———与君初相识,恰似故人归。
          

时空重叠

『1』

大野智第一次意识到樱井翔的存在的时候,是在二十岁的某个冬日的夜晚。

彼时他正提着一兜子苹果站在路灯下,低头盯着手机检查着短信确认着明天的兼职。

电子表跳到了八点。

“算命吗?”

一个柔和的男声响起。

大野智像卡带了的视频一样颇富节奏感地抬起头来,看着那个他很确定起码在五分钟前还是一片空地现在却莫名地支起了一个看起来就无比可疑的帐篷的地方。

里面坐着一个穿着单薄袍子的完全小看日本冬天温度的男人。

大野智不露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不算。”

“姻缘前程健康机遇,给你八折!”那青年急着像说绕口令一样蹦出了一串词儿,暗暗地咬紧了牙关,“算一个吧。”

大野智又往后退了一步,“老师说封建迷信要不得。”

“给你免费。”

“你好我想算算明年我能不能找到稳定工作。”

出息呢。

“…你不觉得我很眼熟吗?”

“不觉得。我明年能不能找到工作啊?”

“不觉得?大野智你以前过日子都不带脑子的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青年叹了一口气。

“你多大?”

“十九。”

“你应该认识我的。”青年顿了顿,颤抖着手去拉大野智的,“你先给我暖暖手,冻死我了。”

…什么玩意?

“我叫樱井翔。你会认识我的。”

自称樱井翔的青年在一片昏黄的灯光下捧着大野智的双手,弯着眉眼不住地往两人的手心呵气,

“好冷啊哈。”

大野智面无表情。

其实他并没有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是觉得,樱井翔可能是个无家可归的人。

好人大野智想到这里心中满满的怜悯之情像放了闸的洪水一样泛滥得不像样子,于是他挣扎着从自己本来就没几个苹果的袋子里挑了一个最大最红的苹果拿了出来,珍宝一样递给樱井翔。

“饿了吧?”

樱井翔沉默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接过苹果咬了一口。

这个时候天边正好飘起了细细的雪花,或许是场景过于心酸,大野智实在没忍住,踮脚摸了摸樱井翔的脑袋,“你,有家人吗。”

“噗”樱井翔被苹果呛得惊天动地捶胸顿足了半天才喘匀了气儿,大野智忙不迭地去给他拍后背,樱井翔抬头看他就又被他那一脸【呦呦呦真是个小可怜】的表情气得喘不上气儿来。

“大野智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我觉得没有。”
樱井翔换了一只手拿苹果,把那只满是苹果汁儿的爪子搭到了大野智的肩膀上。

“其实,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我管你哪儿的人,你给我把手放下来。”

“我是,来自别的世界的人。”樱井翔低头看了看表,顺手在大野智的肩膀上抹了好几把,“空间里存在着无数的时空,而他们之间就像齿轮和齿轮之间一样,相互影响着,严丝合缝儿地运转着,而我们两个人就是那条缝儿。”

大野智茫然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拿袖子蹭了蹭脸。

“就是。我们总会相见,七天为周期,我们总会相见。”

说完樱井翔就没了,一个完整的人凭空一下子就没了,咬了一半的苹果掉到了地下,试图滚两下但是因为不平整的牙印儿就只能蔫蔫地躺在地上。

遇见疯子了。

啧。

『2』

七天之后樱井翔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大野智正在看电视,男女主角正在互诉衷肠,大野智跟着女主角忽闪忽闪的睫毛也吧唧吧唧地眨着眼睛,红了眼角,眼看着眼泪就要落下来了,生生地被突然出现的樱井翔给吓了回去。

“…”樱井翔沉默了一会,扭开头,“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我还不想看见你呢!你给我滚出去!”

“哎别啊,我人生地不熟的。”

“滚!”
樱井翔有点委屈地挠了挠自己的一头乱毛,嘴里嘟嘟囔囔的,“什么嘛,智君怎么总是这样,总是不愿意理我。”嘟囔完就乖乖地缩到沙发的角落,跟着一起看电视。

这一集信息量大,男主女主互诉完衷肠只演了十分钟的甜蜜日常就天各一方。

樱井翔抱着抱枕扯着嗓子玩命地喊:“雅美雅美!你要坚强啊!啊山田君你为什么要走为什么啊。”

大野智在旁边看不下去了,把纸巾递给他,“擦擦,鼻涕要蹭在抱枕上了。”

“我是永远不会离开智君的,”樱井翔哭得气儿都喘不匀和,一句话断断续续地抽了一分多钟才说清楚,“永远不会啊。”

还穿着高中制服的樱井翔信誓旦旦地这样说着,大野智过去揉了揉他的脑袋,小孩子就顺势滚到他的怀里,哭得特别委屈。

“好了,电视上都是假的。吵架了吗?”大野智顿了顿,有点僵硬地说,“和我?”

怀里的人使劲地点了点头,末了声音闷闷地说,

“对不起。”

…跟我说干啥。

你对不起我啥了你就对不起。

“别跟我说啊喂…”

大野智想上手敲一敲小孩子光洁锃亮的大脑门儿,可只是转眼间,怀里的人瞬间消失了。

大野智看着空空的沙发,觉得心里一下子也有点空落落的。

后来大野智也习惯了每个周六晚上八点都会出现的樱井翔,跟综艺节目一样准时,来得准时走地却不一定,有的时候大野智连眼前人的眉眼都没看清就消失了,留下一个举着本子想给他看自己给他画的画像的大野智在原地发愣。

后来也就习惯了,会在人消失后冷静地打扫干净碎掉的杯子,会一个人慢慢地喝完刚泡好的红茶。

“你会遇见我的。”樱井翔这么说。

“我不是已经遇见你了吗?”

“不,是这个世界的我,属于你的我,”他顿了顿,小心翼翼地尽量放低地端起杯子,“那个时候,只要这个时间节点我们空间上在一起,就不会出现现在这种现象。”

“哇这么玄幻?”

“你这是什么鬼感受。并且,我一定在找你,很努力地在找你。”

“那如果说一方不在了呢,就是从空间范围被抹消,还会像现在这样吗?”

“我们两个共同构成了时空重叠的节点,如果一方消失,这个时空将失去与其他时空重合的机会,不过…”

大野智盯着摔得粉碎的杯子,心里想要不要把玻璃杯全都换成塑料的。

『3』

“能吃辣吗?”大野智拿着一只尖椒看着樱井翔。
刚睁开眼睛的樱井翔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是本能地点了点头。

大野智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走进厨房。

这里应该是大野智的家,而屋子的主人此刻正热火朝天地在厨房里忙活着,煤气灶上架着两口国,一个正咕噜咕噜热闹地煮着什么,另一个已经热好了油,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大野智把切成丝的尖椒放进了锅里。

樱井翔有点恍惚地走进厨房,空气中弥漫着的食物的香气让他从心底升腾起一种奇妙的感觉,那感觉就好比有人往你手里塞了一个热乎乎的玉米,你把玉米抛来抛去,不知道是烫得还是乐得呲牙咧嘴。

还没等他感受够烟火气儿呢,大野智这边炒菜的功夫扭头看他一眼,“把稀饭盛上。”

“啊好的。”他估计是没想到这里面还有他的事,愣头愣脑地往厨房里撞,寻了一圈也没找到电饭煲,正在那挠头呢,一回头就看见小家伙在那里热热闹闹地冒着白气儿,一点搭理他的意思都没有。

“碗在哪啊?”

“你背后的橱里。”大野智往菜里添了点水,盖上了盖子转身去冰箱里拿鸡蛋。

“盛好了放到桌子上?”樱井翔努努嘴示意了一下厨房里有点狭小的方形餐桌,大野智顺着他的眼神瞥了一眼,“不是,放到客厅那边,我已经放好被炉了。今天在那里吃。”

“那边收拾起来很麻烦啊。”

“可是不在那边,怎么看红白啊。”

啊。

樱井翔端着白瓷碗到了客厅,发现正如大野智说的那样,被炉早已安放妥当,桌子上还放着一个电烤炉,周边摆着形形色色的肉。

“BBQ?哎好时髦啊。”

“你嚷嚷着要吃的。”大野智那边菜出了锅,盛盘后也就过来了,看着已经有点满满当当的桌子皱了皱眉头,“有点小呢,当初买大点就好了。”

“嘛,”樱井翔拖过几个放在角落的小凳子,“烧烤原材料什么的就放在这上面好了。”

两个人把桌子清理了一下,一方小桌子又余出了不少空闲的地方,大野智在旁边端详了一会,“要不我再去炒俩菜?”

“行了坐下吧,”樱井翔插上电烤炉的电,在烤盘上涂上一点橄榄油,“别折腾了,吃不完的。”

大野智拿了几罐冰啤酒过来,颠颠地放下又去打开电视,红白刚开始,漂亮的女主持人举着话筒正在报幕下一首曲子的名称,几个歌手蹦蹦跳跳地上了台,灯光暗了下来。

“你往那边坐一点。”大野智拿脚尖踢了踢樱井翔,眼睛还死死地黏在电视屏幕上。

“哎干嘛啊太挤了。”樱井翔不情愿地慢悠悠地把屁股往旁边挪,抽空还拎过一罐啤酒。

“那边看不见啦。”大野智悉悉索索地坐下,“也给我一罐!”

樱井翔打开一罐啤酒递给他,自己又开了一罐。
“碰个杯?”

“宙船对对对就是宙船!红白必备曲目嘛。”大野智那边已经喝起来了,小口小口地抿着,麦香混着酒精的香气从他的唇齿间溢了出来,樱井翔无奈地笑了笑,只是举了举罐子,就放到嘴边喝了一大口。

“好喝!”

他这一声终于把迷弟大野智从癫狂中拉了回来,后知后觉地举着啤酒去跟樱井翔碰杯,“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先烤牛五花怎么样?”

“好呀。”

一曲终了,红白就变成了这场年夜饭的背景音,安安静静地在一旁喧闹着,樱井翔一时贪杯多喝了几口,只觉得橙黄的液体一路从喉管火辣辣地烧到胃里,又从胃里慢慢地溢满了四肢百骸。

“智君今年多大了?”

“二十四。”大野智没有抬头,专心地烤着肉,只就给樱井翔一个弧度饱满的侧脸和微微努努嘴就能亲到的发旋。

“好年轻。”

“你这大叔一样的感慨是怎么一回事啊?”

“因为已经是大叔了嘛,”樱井翔畅快地喝了一口酒,“我已经三十五岁了哦。”

“大叔,盘子给我。”

“好的。哎我居然回答了。”

“哦好香啊这个肉,你闻闻!”他把盘子举到樱井翔眼前晃了晃,樱井翔凑上去闻了闻,眼睛瞬间亮了一个八度,“哦,真的哎。”

“是吧,我可是挑了货架上最贵的肉呢。”

“哎,那真是承蒙款待呢。”

“过年嘛。”

樱井翔接过盘子,被冒起来的热气搞得眼眶湿润,“我已经很久没有跟你过年了。”

“怎么会?”大野智把调好的蘸料递给他,“按照你的理论,我们这段时间起码在空间概念上是在一起的。”

“处在同一空间,可是没有私人时间。”舞台上一个偶像组合已经开始唱新的曲子,樱井翔拿着筷子指了指,“我们都在那。”

大野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台上五个青年每人一个立麦正在唱着什么,明亮又欢快,举手投足落下的都是点点青春的光屑。

“嚯。”大野智发出了个意味不明的语气词算是对这件事的评价,而后就又去翻动烤盘上那几片还带着点红色的肉。

樱井翔举着筷子停在半空,放下也不是不放下也不是,愣了好一会儿反而笑了,肩膀抖动得厉害,“你这算是什么反应啊?我本来以为你会惊讶地跳起来的,你肯定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偶像的。”

大野智听到这里也乐了,“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各种因缘际会,说不定我因为崇拜某个偶像,或者被星探发掘,再或者家人帮忙报名什么的,我就成为了一个偶像。哎呀鸡蛋羹是不是好了?”

他从被炉里爬出来,被外面稍微低一些的空气激得打了一个哆嗦,就马不停蹄地往厨房跑。

樱井翔赶忙接收过大野智的工作,把烤好的肉夹进他的盘子里,斟酌了一下又涂了点酱料,涂到一半听到大野智拿起锅盖的声音,就又抬头朝厨房喊了一声:“你小心点烫啊!”

“知道了知道了,哎防烫的手套去哪里了呀?”

“我怎么会知道?”

最终大野智扯长了袖子包住了手,隔着袖子把两个鸡蛋羹端了过来,刚坐下嘴上就不闲着,“快尝尝,我加了好多东西。”

“哎真的哎,还有扇贝!”

大野智笑着看着樱井翔因为很烫不敢多咬,但又不甘心强行咬了一大口后烫得眼圈都红了,却还在努力和鸡蛋羹奋斗。

“而你是一个闪闪发光的人,翔君。”大野智突然开口,“我成为偶像可能不是因为你,但我如果一直坚持偶像这份职业,很大部分因素一定是因为你。只要你在,我就会一直在。”

樱井翔抬头,新年的钟声敲响,大野智微笑地看着他,身后漆黑的夜幕中全都是绚烂的烟火。

“新年快乐。”

樱井翔低下头,“我本来只是想再来看看你。”

“翔君说了什么?”

“智君,”樱井翔凑上去,“我们去泡温泉吧。”

“好啊,如果你明天还在的话。”



但是,他明天,还真的还在。

『4

裂缝出现。总要有人去填。

『5』

大年初一街上的人少电车里人也少,两个人晃晃悠悠地东逛逛西看看到达了北方的那个小村庄的时候,日头已经西斜了。

天公不作美,两个人刚到目的地,北边的小村庄就刮起了暴风雪,电力瘫痪,和善的大姐不停地道歉,送来了蜡烛两个暖水袋和几床被褥让两人能够安稳地度过寒夜。

樱井翔笑着接下,点好蜡烛照亮屋子,转身去烧水。

彼时空气中的热乎气还没散干净,大野智还穿着略微单薄的居家服趴在窗边看雪,樱井翔不明白有什么好看的,月黑风高的跟自然灾害一样,大野智却看得很起劲,嘴巴半张着,满心满眼的都是笑意。

等到水烧开了灌好暖水袋,樱井翔就招呼大野智过来准备睡觉了。

小孩子颠颠地跑过来抱暖水袋,顺便也松松垮垮地环抱住樱井翔,声音带着点雀跃,“翔君,外面好吓人啊。”

“吓人你还这么高兴?”樱井翔抽出一只手弹他的脑门儿,“脑壳坏掉了?”

“我是觉得啊,外面好可怕啊,可是我们两个窝在这么个小小的屋子里,外面的一切都和我们没关系,抱着暖暖的暖水袋相拥好眠,世界与我们都没有关系,只有入耳的猎猎风声。”

“呦,我的智君还是一个哲学家啊。”

“…你睡不睡了?”

“睡睡睡,哈哈哈哈哈哈别生气嘛。”

等两个人洗漱完毕钻进被窝的时候,空气中的热乎气就已经散干净了,只有摇曳的烛火还坚强的贡献着光和热。

两个人在原有被子的基础上又加了两床厚厚的被子,压在身上不怎么轻快,大野智就努力往樱井翔这边贴,又企图把自己变扁平一点,躲开点重量的压迫。

樱井翔没搞明白小孩子不老实地往这边凑的目的是什么,只是顺势揽住了他,闭着眼睛声音低沉,“老实睡觉。”

烛火快要燃尽了,大野智借着微弱的烛光打量着樱井翔。

三十四岁的樱井翔和之前自己见过的年轻一切的樱井翔相比,似乎的变了一些。面部线条柔和了很多,下巴也圆润了一点。但又似乎是没有变,他的眼睛里永远有着不夜的霓虹和细碎的星光。
越看越欢喜,小孩子直接上手去摸他的眉峰,“我猜,你的三十四岁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三十四岁。”

蜡烛灭了。樱井翔也慢慢地睁开眼睛。黑暗中大野智看得不是很分明,可他就是觉得这个人笑了,笑得很好看,于是他慢悠悠地缩进樱井翔的怀里蹭了蹭,“好暖和啊,晚安翔君。”

“晚安,智君。”

『6』

等到第七天的时候,樱井翔还在。

大野智也慢慢习惯了这个人的存在,两个人还一起去超市采购下周的食材。

大野智提着大包小包兴奋地嚷嚷回家做点什么好吃的,樱井翔在他旁边忍不住地笑,不经意间回头瞥了一眼马路对面的公园,却看到了另一个自己隔着马路远远地望着自己。

樱井翔停下脚步。

“怎么了?”

“我好像忘记买一样东西。”

“什么啊?”

“总之你先回家嘛,我回去买,你不用等我了。”樱井翔转身跑回去,大野智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觉得走着莫名也还是转身回了家。

樱井翔跑出一段距离后就过了马路来到了那歌公园,这个世界的樱井翔正安安静静地坐在秋千上等他,于是他走过去坐到了他身边的秋千上。

“我本来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这种情况。”年轻的樱井翔先开口,语气无奈,“这不像是我能够做出来的事情,为了一个人放弃整个世界。”

“我曾经也是这样想的。”樱井翔顿了顿,望着湛蓝的天空,“而我原本只是想来看他一眼的,就只看最后一眼,我就回去我的世界,度过没有他的余生。”

“可是我在见到他的时候我突然间明白我做不到。我已经活了三十多年,在这么长的岁月里我发现他已经融进了我的生命里,割不开剃不掉,就好像,他生长在我的骨血中一样。于是他的离开对于我来说就是,丢失了生命的一半。”

“可是真的值得吗?为了几天的相守,用无尽的流浪来换取,把自己撕碎了填进时空的裂缝中去。”

“问问你自己吧。你就是我啊。”

年轻的樱井翔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我知道答案。”

“我买了橙子,我们榨汁喝。”樱井翔在玄关处一边脱鞋一边举着一袋子橙子傻乐,大野智斜靠这门檐儿慢悠悠地看了他一眼,“我家没榨汁机。”

“…那就不榨汁了,直接吃。”

大野智点点头,去厨房翻水果刀,等他出来的时候樱井翔已经把橙子的皮儿抠开一个小口子了,神情又专注又愚蠢,大野智想了想,把刀子放了回去,也过来跟着他一块抠。

两个大男人盘着腿坐在桌子边上闷声跟俩橙子较劲,汁水溅了满手,大野智伸舌头去舔了舔,有点苦。

樱井翔剥得快些,捧着个圆溜溜的像是鸵鸟蛋一样的橙子递给大野智。

大野智搁下自己的橙子接过来,掰出一小瓣儿塞进樱井翔的嘴里。

“你快要遇见我了,智君。”

大野智也塞了一块橙子瓣,“你要走了对不对。”

樱井翔觉得心下难受,一时间也不知道回些什么,点了点头算作回应。

“我曾经以为,我们永远无法熟稔起来。”大野智顿了顿,抱着杯子嘬了一口热茶,“就好比是夹生的饭,刚刚有点熟悉就再次分离。可是,不是这样的。每一个在我是世界里路过的你,有不同的职业,不同的经历,但他们都是你,本质上没有区别,不同的经历只会让你有更加奇妙的光芒。”

“我已经见过太多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经历的多了反而能够把出乎意料的当作顺理成章的。已经发生就学会接受,况且,我挺喜欢这种不可能的发生,因为这些不可能,我才能遇见你。”

“那么,余生也要拜托你和我纠缠了。”樱井翔乐出了一排大白牙,眼角有亮晶晶液体,给大野智鞠了一躬。

八点的钟声响起。

大野智看着眼前还剩下的一半橙子。

“也要请你,多多指教。”

『7』

“今天有新同事,大家欢迎樱井君加入我们与我们共事。”

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的目光越过人群深深地望进他的心底。

好久不见。

『嘿哈?』

樱井翔醒来,他躺在一张单人床上,床旁边的站着一个举着棒球棍的男孩子。

就是这里。

樱井翔第一次遇见自己的时候。

他看着眼前干瘦的豆芽菜,有点窘迫地挠了挠头,努力地回想很久以前那个未来的自己是怎么和年幼的自己解释这个情况的。

“你是怎么进来的!”

“别紧张,我就是你。”樱井翔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你刚才,应该刚刚结束自己第一次的时空重叠。”

“…什么玩意?”

“智君。大野智。那个你刚刚遇见的孩子。”

“…你怎么知道的。”

“你知道平行时空理论吗。在某一个时间节点,你在同一件事情上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哪怕只是很小的选择,诸如早饭喝不喝牛奶之类的,这些不同的选择,使时空从这个节点开始分化出不同的时空。”

“你…在给我上物理课?”

“而平行时空的运行并不是真正的平行。把整个宇宙比作机器,平行时空就是其中的齿轮,相互依存着运行着,而你和智君,就是平行时空相交的节点。

从你们的十五岁开始,每七天都会经历一次时空重叠,就意味着以七天为周期,你们总会相见。

可是时空重叠对节点是有一定伤害的,而这个伤害单方面的只针对大野智。他撑不过超过十年的时空重叠,所以你要找到他,努力地找到他。”

“假如,我一直找不到他呢。”年幼的樱井翔突然间开口。

“那么他就会死亡。生物意义上的。你所在的空间将会失去和其他空间重叠的条件,时空重叠也不会发生,除了…”

“什么?”

“你最后有一次选择的机会,是关闭时空节点永不相见还是相守最后七天,代价是你填补掉你自己的时空裂缝。”

“我怎么会愚蠢到选择最后那个选项。”

怎么会有人穿越了时间,跨越了空间,将自己一点一点地撕碎,填补进时空的齿轮,就只换来七天。

樱井翔眯起眼睛,轻轻地笑起来:“对啊,怎么会。”

怎么会。

————fin————

大修结束。心力交瘁。好吧其实也没怎么修。物理废。我不是故意搞出时空悖论的。因为我真的不懂。

评论(12)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