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巴山夜雨涨秋池

我应该是会养一条狗,能拆家的那种。
它会在我每一次下班回家就乖乖地坐在门口等,我一开门就猛地一下冲上来,不知道的以为我在家里练摔跤。

我还可能会住一个有很大广场的小区。
每次吃完晚饭,我会牵着我的狗,踏过落日的余晖,从最西头走到最东头。我可能会看老大爷们下棋,听坐在花坛附近的奶奶们谈论起自己的儿子、孙子。

我会租一些恐怖碟片。
可是其实我胆子特别小,但我还是会挑一个周末的晚上,关上灯,抱着玩偶,拆开一包薯片,一个人缩着脑袋看。看到吓人的地方我就吓得嗷嗷叫,最后一个人不敢上厕所,一边摸黑开灯一边大声唱歌壮胆。

我再或者,会在一个冬天的晚上,抱着茶杯披着毛毯,站在窗边从皑皑细雪看到风雪飘摇。
我会乐呵呵看着外面月黑风高跟世界末日一样,可是跟我没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缩在被子里呼呼大睡,猎猎风声入耳,屋内烛光摇曳。

这就是我理想的生活了。

可是原本这个故事里,是有两个人的。

我应该和那个人一起遛狗,一起看夕阳西下,一起看恐怖片,一起被吓得要命然后手拉手上厕所,一起在冬日的夜晚相拥好眠。

我原本以为,一切都会实现。

评论